当前位置:首页 > 研发外包 > 正文

​外围知识的取舍利用核心企业研发外包的知识分配Agent仿真研究

2019-12-29 来源:《西北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作者:中山大学 管理学院 符正平,王曦
摘要:核心企业在研发外包后仍不放弃外围知识的行为已被许多学者认可其合理性,该行为丰富了以往仅需聚焦企业核心能力的传统思维。大量实证研究主要探讨了保留外围知识与聚焦核心知识这两种不同的知识分配策略的必要性,但尚未解读不同策略的触发因素及情景差别。以此缺口为切入点,提出核心企业应根据不同的研发任务难度对外围知识适当取舍利用。一系列基于agent的计算机仿真实验结果表明,为获得更大的竞争优势,当研发任务难度较低时,舍弃外围知识是核心企业的优选策略;研发任务难度较高时,保留某一最佳比例的外围知识反而成为优选策略;该最佳比例与研发任务难度呈现相反方向的变化。在外围知识利用策略方面,若核心企业保留了外围知识且高于最佳比例,则核心企业更适宜采取灵活内包的策略,相反,若外围知识低于此最佳比例,则较之灵活内包的策略,坚持外包策略具有微弱的优势。
关键词:核心企业;核心知识;外围企业;外围知识;研发外包;内包;知识分配;agent仿真
一、引言
研发外包过程允许发包方的核心企业放弃与外包过程相关的外围知识(Takeishi,2002;Brusoni,2001)[1,2],这种情况在发动机设计(Takeishi,2001)[3]、产品开发(Oxley,2004)[4]和软件服务(Ethiraj,2005)[5]等领域均很普遍。该现象从交易成本理论看,缘于企业控制研发成本,将规模效益较低的任务分离出企业边界(Williamson,1979)[6]。因此企业维持对应外围知识的必要性降低,企业只需专注于核心能力的维持与提升,依靠接包企业提供互补的经验和技术(Grant,2004)[7]。
但是,与此逻辑相悖的企业行为随后被发现,Brusoni等(2001)[2]发现三大航空喷气发动机制造商将数控类电子产品完全外包后,仍然维持该领域技术的研发投入,Levina和Vaast等人(2005)[8,9]发现一些企业存在知识跨界现象,这些企业将软件开发外包后也维持一定水平的软件基础知识。这些现象与企业知识专业化的正常逻辑发生矛盾,引发人们思考此前理论的适用性:企业有何必要保留与外包任务相关的外围知识?
专家学者纷纷从外围知识对外包绩效的影响展开研究。这里的外围知识(peripheralknowledge)是指发包企业内部保留的为促进已外包业务顺利完成所需要的知识(Takeishi,2002;Brusoni,2001)[1,2],与之相对的是发包企业自身核心能力领域的核心知识。研究结果从“知识依赖”的弊端(Brusoni,2001;Takeishi,2001;Hoetker,2006)[2,3,10],生产纵向一体化过程中知识和能力的差异(Jacobides,2005)[11],保留必要外围知识与施加控制的互补性(Jensen,1995)[12]以及技术能力和合约风险的交互作用对治理模式的影响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有益的成果(Mayer,2006)[13]。针对一种更加灵活的外围知识利用策略,即企业将“外包”与“内包”(insourcing)并列实施的现象,Rothaermel等人(2006)[14]认为这样可以促进企业生产出较多(但不是太多)的产品组合,从而提高新产品开发的成功率,促进企业绩效的提升。与以上众多研究相比,较有影响的是Tiwana和Keil(2007)[15]的研究发现,他们认为拥有外围知识可以帮助企业实现对供应商的有效控制,这种控制有利于促进外包绩效。
企业外包时两种不同的知识分配策略,即仅仅聚焦核心知识与保留一定水平外围知识,均已从作用机制得到了比较充分的解释,丰富的实证研究回答了企业对外围知识的划分行为的必要性问题,即采取对应的知识分配利用策略能为企业带来哪些积极影响。但是,相应策略的前置条件,即核心企业实施外包时,该如何划分核心知识与外围知识的边界还不清晰,该问题在知识密集的研发外包领域更加突出。这正是当前还需探讨的问题:企业做什么(dowhat)与知道什么(knowwhat)之间如何匹配(Brusoni,2001)[2]?具体地,需要回答两个策略选择问题:核心企业实施研发外包时,是否需要保留外围知识?若保留该知识,将具备内包能力,此时是否需要根据外界环境变化灵活地外包或内包?
以上问题需要从选择不同策略的触发因素切入。遗憾的是,以往着眼于此的研究成果较少,究其原因可能有以下三个方面:第一,需要对比研究的模式。那些未保留外围知识的企业与维持外围知识企业之间的差别,需要将两类企业作对比研究,这在客观上增加了样本收集的难度。第二,现实中企业之间的千差万别为对比研究带来干扰因素。第三,需要纵向的跨时研究视角。即使收集到相关的企业数据,它们知识分配利用的不同策略的后续效果需要跨时的跟踪与记录,这种纵向的研究视角为实证研究的样本收集带来了不便。总而言之,此时数据获取的障碍成为实证研究的主要瓶颈(Davis,2007;Harrison,2007)[16,17]。
本研究采用基于agent的模拟方法,除了能够克服以上实证研究的瓶颈,还有以下优势:第一,模拟方法可以促进理论细化,提升理论精确度和内在效度(Davis,2007)[16]。当前的研究目标正是厘清外包时知识分配的触发条件,这需要回答何种条件适合采用何种知识分配策略的问题,如果保留外围知识,需要维持什么水平的问题。这些研究的预期结论是对以往研究成果的检验与细化。第二,发包的核心企业与接包的外围企业的相互作用,构成了知识分配策略的复杂情景。这些多个企业之间的交互过程涌现出的特定结果,是鉴别不同策略之间区别的重要依据,这种非线性系统问题适合采用基于agent的仿真模拟方法(Epstein,1999)[18]。
本研究探讨的策略有3种:不保留外围知识;保留一定比例外围知识且只用于加强外包控制;保留一定比例外围知识同时灵活选择外包或内包。通过记录三种策略下,核心企业对比外围企业的相对优势变化,找到适应不同环境的策略选择。这些不同策略下相对优势的变化走势,正是通过模拟交互过程而期待涌现出的特定差别。
将观察记录的重点放在核心企业竞争优势上而不是其他,有如下考虑:首先,突出核心企业的发展诉求。竞争优势理论强调了企业发展的“势”的思维(夏清华,2002)[19],势有高低,没有参照物的绝对数量不足以反映该数量的价值,核心企业的发展程度若没有相对量的鉴证,势必缺乏整体观念,因此研究中需要外围企业充当同步环境下的参照;其次,合作与竞争并存,这不仅仅存在于同行业的企业之间,供应商与核心企业之间也不例外(Nasr,2015)[20]。若单纯考虑外包绩效或双方(发包与接包企业)的整体绩效,可能忽视核心企业与外围企业的实力对比,这种实力差距的变化可能撼动核心企业的外包业务主导权,而这正是核心企业不愿看到的。
分享到:

免责声明:
  1、研发管理评论发布的所有资讯与文章是出于为业界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浏览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或原发布媒体所有。如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我们将在两个工作日内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敬请谅解!

延伸阅读:

RDMR-本站推荐

more

RDMR-会议活动

more

RDMR-公开课

more

RDMR-项目管理

Copyright ©2017-2020 研发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62359号-5 如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原发布媒体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

客服电话:010-89506650 89504891 非工作时间可联系:18701278071(微信) QQ在线:511524637

新闻与原创文章投稿:tougao#cpmta.com 客服邮箱:info#cpmta.com(请将#换成@)

研发管理评论——我国最大的研发管理门户网站,隶属卓橡公司

研发管理评论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