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发效率 > 正文

兼并重组对国有企业研发效率的影响

2018-11-30 来源:《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作者: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经济与发展研究所 林青宁 毛世平 点击:
      摘 要:文章基于 2007-2015 年中国沪深国有上市公司的面板数据,使用 SFA 方法对样本国有上市公司并购前后的研发效 率进行了测度分析,并实证检验了并购双方研发存量、主并公司研发禀赋结构、技术相似性以及股权相似性对并购后研发效率 的影响。研究表明,并购后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有明显提升,且存在质的改善;并购双方研发存量对并购后研发效率产生正 向影响;主并公司研发禀赋结构与研发效率之间呈倒“U”型关系;同业兼并相对于异业兼并,短期内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 率产生正向影响,但长期内不利于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提高;目标公司为国有上市公司对主并公司研发效率产生负向影响。 最后文章基于研究结论,就如何提高国有企业研发效率提出了政策建议。
      关键词:企业并购;研发效率;研发存量;要素禀赋;技术创新
      一、研究背景与文献综述
       Schumpeter[1]提出的创新理论认为:创新是推动经济高速发 展的根本力量。创新可使上市公司焕发活力并持续进步,进而 推动效率的提高,创新能力强的公司比创新能力弱的公司具有 更强的市场竞争力和生命力。经过近四十年的努力,国有企业 无论在规模实力还是在治理结构等方面均有了长足的进步,但 限于种种因素,监管体制不够完善、研发效率相对较低以及管理方式相对粗放等问题仍旧凸显。现阶段,面对经济增长的新 常态,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上对国企改革 进入新阶段做出了纲领性的指示,明确了下一步国企改革的目 标和任务。国有企业作为市场经济主体的领头羊,对整个国民 经济的运行状况和效率有重大的影响,如果国有企业的研发效 率不能提高,杠杆率不能降低,投资回报率不能提高,将会对 国民经济产生严重的影响。伴随“1+N”设计方案的出台,兼并重组逐步成为国企改革的主要手段之一。国有企业兼并重组具有转方式、调结构的重要意义,也有利于企业完成去产能、去杠杆的要求。持续性的研发活动是企业发展壮大的重要途径,然而,研发活动具备很强的路径依赖特性,因此,完全通过自身的研发活动有可能因核心僵化而对企业的研发效率产生负面的影响。为了避免核心僵化,并购活动可以直接取得目标公司的研发资源与研发成果,以极快的速度建立起研发优势。2015 年中国企业参与的并购交易总金额高达 8060.2 亿美元,并购活动对企业的重要程度可见一斑。
      并购活动可以实现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研发资源与研发成果的结合,但其对研发效率的影响究竟是正是负却尚未达成一 致。一些学者认为[2,3],并购活动可以整合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研发资源,扩大研发存量,有利于并购后研发效率的提高; 另一部分学者则认为[4,5],企业在合并后市场份额扩大,竞争压力降低或会导致其对研发的不重视而导致研发效率的降低。近年来,国内学者从多个角度对并购活动与企业效率之间的关系 展开了研究,冯根福、吴林江(2001)[6]基于 1994-1998 年我国上市公司的并购数据对我国上市公司的并购绩效进行了实证检验,结果表明:上市公司并购绩效整体上呈现出倒“U”型结构,不同类型的并购活动对并购绩效的影响也不尽相同;李心 丹等(2003)[7]基于 103 家深沪上市公司样本,使用 DEA 方法对其并购效率进行了测度,结果表明,并购活动总体上提升了上市公司的效率,且国有股权企业的并购活动之间存在负相关关 系;胥朝阳等(2005)[8]以 2002-2004 年我国沪深上市公司所发生的 185 起并购活动为样本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技术进入型并购短期内导致公司绩效的下滑,技术互补型并购提升了公司经 营绩效;李艳琴(2010)[9]采用随机前沿分析,以 2004-2005 年高科技企业的并购活动为样本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技术并购能提高企业的研发效率,同时企业年龄、股权集中度、净资产收益率、净现值与研发效率之间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杨军 敏、曹志广(2012)[10]以 2006-2009 年我国医药行业的面板数据为样本进行研究,结果表明:技术并购对研发绩效有正面影响,而其他目的的并购对研发绩效有负面影响;王金桃、婓玲 (2013)[11]以 2004-2008 年间 58 个上市公司的技术并购数据为样本进行实证研究,结果表明:技术并购对公司绩效没有产生显著影响。
      综上所述,现阶段国内外对并购与效率之间的关系研究并未达成统一,在国企改革的大背景下,兼并重组能否提高国有企业的研发效率?两者间的影响因素有哪些?这都需要通过实证检验才能回答。鉴于此,文章在国企改革的背景下,以20072015 年沪深国有上市企业的面板数据为样本,首先使用 SFA 方法测度其研发效率,在此基础上探究兼并重组与国有企业研发效率之间的关系,进而实证其影响因素,最后提出相关的结论与建议。
      二、理论分析与模型构建
      文章首先在理论分析的基础上提出研究假设,进而构建计量经济模型,对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进行测度,并实证兼并重组对研发效率的影响。
      1. 研究假设
      文章从国有上市公司并购活动的内外部影响因素角度出发来探究其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影响,其中主要内部因素包括:并购双方的研发存量、主并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技术相似性、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股权相似性、盈利能力以及成长性等;主要外部影响因素包括宏观经 济环境等。已有的研究中[9,11],公司盈利能力、成长性以及宏观经济环境等并购相关因素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影响均已得到证实;但内部影响因素中,并购双方的研发存量、主并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技术相似性、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股权相似性等并购相关因素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影响尚待证实。鉴于此,文章将主并公司的研发存量、目标公司的研发存量、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技术相似性、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股权相似性作为检验变量实证其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影响。
      (1) 并购双方的研发存量 
      资源基础理论(Barney,1991)[12]认为企业可以借助资源以及能力的累积与培养形成长期且持续的竞争优势。持续性的研发投入是维持企业创新产出的关键,并有助于企业形成创新要素驱动模式。广义的研发存量不仅包括企业在研发活动上的 R&D投入,还包括企业的研发知识体系以及研发经验体系等。知识学习理论的观点主张学习是一个积累的过程,企业过去的知识积累越丰富,经验越丰富,则其消化吸收外部知识的门槛也就越低,能力相应也更强。因此,企业由并购活动获得外部知识以及技术时,本身的知识基础越高,研发存量越大则能更加顺利的消化吸收外部知识并将其内化。同理,企业自行积累创新能力的过程常受时间耗费多、路径依赖强、研发成果不佳以及市场需求不旺盛等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因此,在主并公司研发活动受阻的情况下,可以通过外部并购的方式获取目标公司的研发资源、研发技术以及研发成果。因此,目标公司的研发存量越大,越有助于提高主并公司的研发存量、改善主并公司的研发知识体系,有助于主并公司研发效率的提升。基于此,文章提出研究假设 H1:
      假设 H1:并购双方的研发存量对并购后的研发效率产生正向影响。
      (2) 主并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
      自党中央提出“建设创新型国家”目标以来,研发活动已经逐步成为衡量一家企业是否具备创新能力的重要指标,当前企业对研发的重视度日渐加深,在一定程度上呈现出了 R&D 崇拜的趋势;有学者指出[13],对 R&D 的“过度崇拜”在一定程 度上或会导致企业研发效率的降低。林毅夫等(2002)[14]认为我国 的技术创新路径选择应当遵循“要素禀赋论”。Tsai(2011)[15]的研究表明,一个国家的技术选择应适应其自身的要素禀赋结构。因此,文章基于比较优势理论的“要素禀赋”说,将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投入与技术人员数量的比值作为变量,实证主并公司研发禀赋结构与其并购后研发效率之间的关系。基于此,文章提出研究假设 H2:
      假设 H2:主并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与研发效率之间存在倒“U”型关系,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越完善,其并购后的研发效率也越高。
       3 ) 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技术相似性
      同业兼并下,并购双方具备相似的技术领域,研发活动以及研发配备也趋于同质化,主并公司可较容易地实现对目标公司的技术获取,主并公司本身的人员配置也可以更快的适应并购后的研发技术,因此企业可以较快的产生收益,因此同业兼并可实现主并公司短期内研发效率较快的提高。然而,获取外部技术还存在消化吸收以及改造升级两方面的延续,同时根据路径依赖理论,同业兼并强调原有能力的深度学习,而异业兼并则更关注对原有研发体系的打破重组,并形成多元化的研发结构。虽然同业兼并可获取更快的研发收益,然而知识的累积具备路径依赖的特性,长期而言,有可能导致企业核心研发技术僵化而使发展怠慢;异业兼并虽面临对技术的消化吸收以及改造升级等问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但有利于提高主并公司研发资源以及研发技术的多元化,有助于长期的研发活动。基于此,文章提出研究假设 H3:
      假设 H3:同业兼并相对于异业兼并,在短期内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产生正向影响;但在长期内不利于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提高。
      ( 4 ) 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股权相似性
      国有控股带来的多层次委托代理机制引发的机会成本无疑会加重上市公司的负担,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上市公司的生产运营状况;同时,国有上市公司的行政色彩,多会产生“外行带内行”的现象,会严重地挫伤“委托人”的积极性与创造力,也会影响到公司的运营状况;法人股东是具有稳定性与创造性的股东,创造性的法人股东在公司内部不仅不会产生委托代理问题,同时由于公司法人对管理层的直接监督与激励作用,势必会改善上市公司的内部治理状况,提高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因此,目标公司为非国有上市公司时,不仅可以实现取长补短、共同发展,而且可以提高国有资本的配置和运行效率;其次,可以加快股权多元化步伐,形成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加快国企战略性重组,有效地解决国有企业同质化和层级过多等问题,提高国有企业的研发效率。基于此,文章提出研究假设 H4:
      假设 H4:目标公司为国有上市公司会对主并公司的研发效率产生负向影响。
      2. 模型构建与样本选择
      (1) 模型构建
      根据以上理论分析,文章构建随机前沿生产函数模型测度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并以此为基础对并购后研发效率的影响因素进行实证检验。由于文章数据为面板数据,因此使用Battese & Coelli 提出的针对面板数据的随机前沿生产函数模型。该模型的一般形式可以表示为:
      (2) 样本选取与数据处理
      公司的并购活动具有滞后性,短期内难以整合两家公司的研发技术与研发资源并形成完善研发体系,且 SFA 方法客观上需要较大时间跨度的数据才能使计算结果更加准确,基于此,文章根据国内宏观经济变化将时间跨度划定为四个阶段:2007-2009 年 (并购前 0),2010-2011 年 (并购阶段Ⅰ),20122014 年 (并购阶段Ⅱ),2015 年 (并购阶段Ⅲ)。具体选用20102015 年三个阶段的并购数据,这样前后共选取 9 年 (2007-2015年) 的数据。文章各项检验变量的数据来源于巨潮网披露的 2007-2015年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年度报表和相关公告,各项控制变量的数据来源于 CCER 经济金融数据库以及 WIND 数据库。为尽可能避免数据披露不完善、信息披露不真实对实证结论的影响,保证数据的完整性和实证结果的精确度,文章对经营出现状况的 ST* 国有上市公司和数据存在异常值的国有上市公司从样本中剔除,最终获得满足以上条件的 432 个样本。
      ( 3 ) 研发效率测度
      文章对用于测度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投入、产出变量进行了如下处理:
      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是指考虑研发投入上市公司的生产效率。文章以 t 时期样本国有上市公司 i 的产出值为产出量,以 t时期样本国有上市公司 i 的劳动力投入量和资产投入为投入量,并加入研发投入量,利用 SFA 模型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进行测度。在对模型进行回归前,首先使用历年的 PPI 指数对投入产出变量数据进行平减操作,以消除通胀因素的影响。此外,由于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支出对其研发效率的影响不仅仅表现在当期,而统计年鉴中的数据均为增量数据,因此对研发支出进行存量校正。文章借鉴永续盘存法对研发支出进行重新测算,测算公式为:
      三、实证分析与讨论
      1. 样本公司的总体研发效率分析
      图 1 显示,并购样本在并购前,其研发效率有下降的趋势,但并购发生后,从并购阶段Ⅰ到并购阶段Ⅱ,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有了显著的提高,呈现出稳步上升的趋势,最终在并购阶段Ⅲ,研发效率达到最高;这与理论分析的结果非常符合。
在这个基础上,文章将并购前以及并购后样本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进行了统计,并进行了Wilcoxon 秩和检验,结果如表1所示。
      表 1 中,文章统计了并购后研发效率均值高于并购前研发效率 均 值 的 公 司数,样本国有上市 公 司 中 , 有269 个在并购后其研发效率得到提高,占所有样本的 62.27%,从总体上来看,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并购活动是有效的;从 Wilcoxon 秩和检验的结果来看,p 值为 0.026,通过了 5%显著水平的检验,这说明并购活动发生后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有了质的提高。
      2. 并购后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影响因素实证分析
      在理论分析的基础上,文章构建了非平衡面板数据的计量模型,通过 Hausman 检验确定采用固定效应模型还是随机效应模型,检 验 结 果 的 p 值 为0.0350 (小于 0.05),因 此选用固定效应模型。
       式(3)对应回归模型 中各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结果见表 2。其中研发禀赋以及并购双方的研发存量等因素均已经过对数化处理。
      从描述性统计结果来看,有几点启示需要注意:第一,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均值为 0.78,相对较高,但仍存在22%的效率损失,因此样本上市公司可以通过兼并重组等系列活动来完善其研发体系进而实现自身研发效率的提高;第二,从股权相似度来看,均值为 0.77,说明样本国有上市公司并购的目标公司主要是国有企业;第三,从技术相似度来看,均值为 0.62,表明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并购活动主要是以同业兼并为主,异业兼并相对较少;第四,从主并公司与目标公司的研发存量来看,主并公司的研发存量均值为 19.27 大于目标公司研发存量的均值 14.32,表明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并购活动主要是“大鱼吃小鱼”的关系。
      在描述性统计分析的基础上,文章使用固定效应模型对回归模型(3)进行实证检验,回归结果见表 3 所示;由于篇幅限制,文章没有列出控制变量的实证结果。
      从回归结果可 以 看 出 , 第一,主并公司的研发存量在三个并购阶段与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呈现显著 的 正 相 关 关系,目标公司的的研发存量在三个阶段与研发效率之间存在不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研究假设 H1 得到了验证,即并购双方的研发存量对并购后的研发效率产生正向影响。实证结果符合理论假设的预期,主并公司的研发存量是样本国有上市公司进行持续性创新的基础,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存量越高,其研发体系相对会更加完善;再者,研发存量是进行研发学习的知识基础,研发存量越高,企业研发学习的门槛越低,越容易内化目标公司的研发体系,进而提高并购后的研发效率。目标公司的研发存量与并购后的研发效率之间存在不显著的正相关关系,目标公司的研发存量越高,越有助于主并公司扩大研发存量,完善研发体系;但内化后的研发知识对并购后研发效率的提高起持续性的作用,目标公司的研发存量无法实现主并公司研发知识的内化,因此,目标公司的研发存量与并购后的研发效率存在不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第二,主并公司研发禀赋结构系数为负,在 1%水平上显著,研发禀赋结构的平方项系数为负,通过了 1%显著性水平的检验,主并公司研发禀赋结构与上市公司研发效率之间呈现倒“U”型关系,验证了研究假设 H2:主并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与研发效率之间存在倒“U”型关系,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越完善,其并购后的研发效率也越高;这表明研发投入过多也会导致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下降,上市公司应杜绝单纯的“R&D 崇拜”,国有上市公司在开展并购活动的同时,应逐步调整研发资金与研发人员的配比,完善其研发禀赋结构。
      第三,从技术相似度变量来看,同业兼并在短期内对并购后研发效率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但不利于研发效率的长期提高,且时间越长,负面影响越显著。验证了研究假设 H3:同业兼并相对于异业兼并,在短期内对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产生正向影响;但在长期内不利于国有上市公司研发效率的提高。与理论分析相符合,由于研发体系的趋同性,同业兼并可使主并公司更快的获取目标公司的研发技术,更快的对并购双方的研发资源重新配置,在短期内对研发效率的提升起显著的正向作用;研发知识的积累具有路径依赖的特性,长期来看,同业兼并会导致企业核心研发技术的僵化,且难以实现研发体系的多元化,对企业研发效率产生负向影响。
      第四,从股权相似度变量看,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兼并对象为国有企业时,对研发效率的提高产生负向影响,验证了研究假设 H4:目标公司为国有上市公司会对主并公司的研发效率产生负向影响。与理论分析相符合,国有控股的行政色彩以及多层委托代理机制会影响公司研发效率的提高;样本国有上市公司对非国有企业的并购活动可以加快股权多元化步伐,形成灵活高效的市场化经营机制,提高国有资本的配置和运行效率,加快国企战略性重组。
      四、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文章使用 2007-2015 年中国沪深国有上市公司的面板数据,对并购活动与研发效率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所得结论如下:
      第一,研究证实了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并购活动从总体上提高了其研发效率,并在后期的并购阶段中保持了研发效率的稳步提高,不仅如此,秩和检验的结果表明,样本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效率在并购活动发生后有了质的提高。因此,在国企改革的进程中,政府应该鼓励国有企业开展并购活动,将兼并重组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
      第二,并购双方的研发存量对并购后的研发效率产生正向影响。主并公司研发存量越高越容易在并购活动发生后形成完善的研发体系并实现研发技术的内化;目标企业的研发存量越高,越有助于扩大并购后的研发体量;随着全球化进程的进一步加快以及市场同质化和复杂化的进一步加深,上市公司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国有上市公司应切实意识到研发对企业的重要性,加大研发力度,加快研发人才引进,逐步实现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研发驱动的转变。
      第三,国有上市公司的研发禀赋结构越完善,其并购后的研发效率也越高;上市公司应杜绝单纯的“R&D 崇拜”,在开展并购活动的同时,逐步调整研发资金与研发人员的配比,完善其研发禀赋结构。
      第四,同业兼并可使主并公司更快的实现对并购双方研发资源的重新配置,但长期内会造成核心技术的僵化等问题;因此,同业兼并在短期内对并购后研发效率起到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但不利于研发效率的长期提高。国有企业在开展并购活动的时候更应该关注研发效率的持续性提高,可以开展一定的同业兼并,但更应当“提质增效升级”,着眼于异业兼并,打破僵化的研发体系,形成多元化的研发结构,最终实现研发驱动模式。
      第五,国有控股的行政色彩以及多层委托代理机制决定了当目标公司为国有企业时会导致研发效率的降低;提升并购后研发效率的关键在于市场化,样本国有上市公司对非国有企业的并购活动可以加快股权多元化步伐,提高国有资本的配置和运行效率。在此基础上,政府应当鼓励国有企业与非国有企业开展战略合作、资源整合和融合发展,同时着力构建现代企业制度,调整国有持股比例,逐步优化国有股权结构。
      【参考文献】
      [1] Harper Collins. Schumpeter,Capitalism,socialism and Democracy [M]. New York: Harper and Brothers,2008:431.
      [2] Ahujia, Gautam and Riitta Katila. Technological Acquisition and the Inno vation Performance of Acquiring Firms: A Longitudinal Study [J].Strategic Management Journal,2001,22(3):197-220.
      [3] Bannert, Valerie and Hugo Tschirky. Integration Planning for Technology Intensive Acquisitions [J].R&D Management,2004,34(5):481-494.
      [4] Ernst, Holger and Jan Vitt. The Influence of Corporate Acquisitions on the Behavior of Key Inventors [J].R&D Management,2000,30(2):105-119.
      [5] Hitt,Michael A.,Robert E. Hoskisson,Richard A. Johnson and Douglas D. Moesel. The Market for Corporate Control and Firm Innovation [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1996,39(5):1084-1119.
      [6] 冯根福,吴林江. 我国上市公司并购绩效的实证研究 [J].经济研究,2001(1):54-61+68.
      [7] 李心丹, 朱洪亮,张兵,罗浩. 基于 DEA 的上市公司并购效率研究 [J].经济研究,2003(10):15-24+90.
      [8] 胥朝阳,黄晶,颜金秋,李倩. 上市公司技术并购绩效研究 [J].中大管理研究,2009(4):18-34.
      [9] 李艳琴. 技术并购对研发效率影响的实证研究 [J].现代商贸工业,2010(11):13-15.
      [10] 杨军敏,曹志广. 并购对中国上市公司研发绩效的影响研究—— —以医药行业为例 [J].商业经济与管理,2012(4):26-31.
      [11] 王金桃,裴玲. 技术并购对高科技公司绩效影响研究 [J].科技管理研究,2013(4):136-143.
      [12] Barney,Jay B. Firm Resources and Sustained Competitive Advantage [J].Journal of Management,1991,17(1):99-12.
      [13] 余泳泽,张先轸. 要素禀赋、适宜性创新模式选择与全要素生产率提升 [J].管理世界,2015(9):13-31+187.
      [14] 林毅夫. 发展战略、 自生能力和经济收敛 [J].经济学(季刊),2002(2).
      [15] Tsai,K.H.,M.H., Hsieh and E.J., Hultink. External Technology Acquisi tion and Product Innovativeness: The Moderating Roles of R&D Investm ent and Configurationally Context [J].Journal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 ology Management,2011,28(3):184-200.
      [16] 吴延兵. R&D 存量、知识函数与生产效率 [J].经济学(季刊),2006(3):1129-1156.(本文于2017年发表于《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分享到:

免责声明:
  1、研发管理评论发布的所有资讯与文章是出于为业界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浏览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或原发布媒体所有。如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我们将在两个工作日内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敬请谅解!

延伸阅读:

RDMR-本站推荐

more

RDMR-会议活动

more

RDMR-公开课

more

RDMR-项目管理

Copyright ©2017-2019 研发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62359号-5 如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原发布媒体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

客服电话:010-89506650 89504891 非工作时间可联系:18701278071(微信) QQ在线:511524637

新闻与原创文章投稿:tougao#cpmta.com 客服邮箱:info#cpmta.com(请将#换成@)

研发管理评论——我国最大的研发管理门户网站,隶属卓橡公司

研发管理评论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