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发投资 > 正文

CEO特征对公司研发投资的影响研究

2018-11-28 来源:《西安财经学院学报》 作者:西北工业大学 管理学院 苏 坤 郭文英 长安大学 经济与管理学院 郭慧婷 点击:
      摘 要:以我国沪、深两市主板披露研发投资数据的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深入研究了CEO特征对公司研发 投资的影响。研究表明:CEO年龄越大,越倾向于保守与规避风险,从而减少研发投资;CEO教育程度的提 高有利于增加研发投资水平;随着任期的延长,CEO管理能力与控制力增强,进而促进研发投资;CEO持股 能够促进企业研发投资;CEO与董事长兼任的公司具有相对较高的研发投资水平,而不同性别的CEO在研 发投资上并没有明显差异。 
      关键词:总经理;背景特征;研发投资
 
      一、引 言 
      创新是当前社会热点,近年来中央政府相继出 台了二十余份促进创新发展的制度文件,把创新提 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习近平总书记也指 出我国科技发展的方向即是创新、创新、再创新。创 新是支撑一个国家经济持续发展与科技长远进步的 持久驱动力,已经提升为我国的国家战略。作为国 家经济体的重要组成部分的企业,无疑是中国创新 体系的重要推动者。创新的基础是持续不断的研发 投入,研发投资也常被作为衡量企业创新的关键指 标(Koh & Reeb,2015) [ 1]。对企业研发投资的探讨 也成为学术界的研究热点。尽管近年来我国企业越 来越重视研发投资,但与西方发达国家相比,企业的 研发投资水平还有很大差距(李诗田和邱伟年, 2015) [ 2]。 
      Hambrick和 Mason(1984)引入人口统计学的 方法,提出著名的“高层梯队理论” [ 3],发现高管层人 口学特征对公司决策具有重要影响。研发投资作为 一项重要的公司战略决策,CEO必然发挥着关键作 用,因而也必然受制于 CEO的过往教育背景、生活经历以及所处的环境。国内外学者分别从管理层的 多个方面特征出发,研究了高管层与研发投资间的 关系,但往往局限于高管层特征的少数方面,缺乏系 统全面的深入分析。基于此,本文将企业研发投资 与“高层梯队理论”结合起来,以我国沪、深 A 股市 场披露研发投资的公司为研究对象,系统全面探讨 CEO特征是如何影响公司研发投资的,并提出相关 促进企业研发投资的政策建议。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年龄决定着CEO的阅历与风险态度,进而影响 其行为决策。一般来说,一个人年龄越大,越倾向于 保守与规避风险,而年轻人则比较激进,喜欢冒险。 Wiersema和Bird(1993)发现年轻的 CEO 有着更 强的冒险与创新精神,偏好于激进的公司战略[ 4]。 研发投资属于高风险投资行为,并且投入多、回报周 期较长、回报具有很大不确定性(Driver & Guedes, 2012) [ 5],虽然长远来看有利于企业价值增加,但会 降低短期利润水平(刘振,2014;李子彪等,2016;Zo- na,2016) [ 6-8]。因此,年龄较大的CEO限于精力与 体力限制,往往不愿冒险而进行高风险的研发投资;而年轻的CEO则基于未来职业生涯的考虑,偏好于 激进投资政策以显示其更高的能力与管理水平(信 号传递效应,Prender gast和 Stole,1996) [ 9]。基于 以上分析,提出假设1:
       假设1:CEO年龄与公司研发投资负相关。
       教育程度反映了一个人的技能基础和综合素 质。CEO教育程度越高,往往具备更好的认知能力 与知识储备,收集、分析与处理所做决策信息的能力 就越强,也越能适应复杂、变化的动态环境与感知创 新的需要(Wiersema和Bantel,1992) [ 10],对研发投 资的驾驭能力也越强。同时,教育程度越高的CEO 也越能认识到研发投资的重要价值,更加重视研发 投资(文芳,2015) [ 11]。综合分析,教育程度更高的 CEO具有更强的研发决策信息获取与处理能力,更 容易接受变化和乐于创新(宁 静 和 井 润 田, 2009) [ 12],更能抓住研发投资机遇,迅速准确地进行 研发投入。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2:
       假设2:CEO教育程度与公司研发投资正相关。
       性别认同理论认为女性在做决策时往往比男性 更为谨慎与保守,倾向于回避不确定性和风险 (Powell & Ansic,1997;Huang & Kisgen, 2013) [ 13-14]。Peng和 Wei(2007)研究发现,男性 CEO相比女性CEO更偏向于激进型公司战略。同 时从CEO过度自信的角度,男性 CEO往往也会比 女性CEO更为过度自信[15],而管理层的过度自信 会促进企业创新投入(林慧婷和王茂林,2014) [ 16]。 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3: 
      假设3:男性 CEO 公司相比女性 CEO 公司研 发投资水平更高。
      CEO的任期直接与其对公司各方面信息的掌 控程度紧密相关,任期越长,CEO的经营阅历、企业 相关知识与经验就越丰富,对企业的控制力也就越 强(文芳,2015) [ 11],才能更了解企业长远发展需要 什么类型的投资,包括研发投资等。任期越长, CEO的管理能力与控制力越强,就越能预期到研发 投资能给企业和自身带来的好处,进而倾向于研发 投资。另一方面,随着任期的延长与报酬水平的提 高,CEO也越来越重视非报酬因素,包括获得更高 的评价、展现自身经营才能等 (刘运国和刘雯, 2007) [ 17],而研发投资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给高 管带来更高的成就感,能够更好地满足CEO的这种 需求。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4: 
      假设4:CEO任期与公司研发投资正相关。
      管理层持股作为一种长期激励机制,将CEO利益与股东长远价值统一起来,具有利益趋同效应,能 够有效地缓解管理层与股东间代理冲突,促使双方 风险共担、利润共享(苏坤,2015) [ 18],进而解决公司 创新动力不足的问题,拥有股权的管理层会为了企 业长远利益倾向于更多创新投资(陈金勇,汤湘希和 孙建波,2015) [ 19]。Lin et   al(2011)发现 CEO 的股 权激励对于公司创新投入和绩效均具有显著的正向 效应[20]。夏芸(2014)的研究也表明给予CEO股权 激励能够减少其机会主义行为,促使其有动机做出 有利于公司长期价值最大化的行为,提高研发投资 力度[21]。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5:
      假设5:CEO持股有利于企业研发投资。 
      两职兼任赋予CEO比较大的自主权,能够强化 其领导权威,更有利于适应多变的外部市场,提升创 新自 由,更可能增加研发投资(薛 跃 和 陈 巧, 2014) [ 22]。同时,以社会心理学为基础的权力接 近———抑制理论也表明权力的提高可以激发“行为 接近系统”,这时CEO更可能关注事物的正面产出 方面,而降低权力则会激发“行为抑制系统”,使 CEO的注意力集中于避免负面产出方面(Keltneret al.,2003) [ 23]。不同的权力导致不同的系统发挥 作用,权力较大的管理层倾向于激进型决策,而权力 较小的管理层则倾向于稳健型决策(周建、许为宾和 余耀东,2015) [ 24]。因此,权力较大的 CEO 会更倾 向于风险型研发决策。基于以上分析,提出假设6: 
      假设6:CEO两职兼任与公司研发投资正相关。
       三、研究设计 
      (一)变量设计 
      1.被解释变量设计 
      本文的被解释变量是对公司研发投资的衡量。 由于公司主要是基于当期营业收入来确定研发投入 水平的,参照以往研究,本文主要采用研发投入与公 司营业收入的比值来衡量公司研发投资水平。
      2.解释变量设计 
      本文所涉及解释变量主要是对CEO特征的测 度,具体包括:CEO 年龄、教育程度、性别、任期、是 否持股以及CEO兼任情况等。使用CEO在当年年 末实际岁数(以年为单位)来表示 CEO年龄(CEO- age)。使用序列变量表示CEO 教育程度(CEO- edu),具体来讲,当CEO教育程度为中专及以下时, 取值为1;教育程度为大专时,取值为2;教育程度为 本科时,取值为3;教育程度为硕士时,取值为4;教 育程度为博士时,取值为5。使用虚拟变量来表示CEO性别变量(CEOgender),当CEO为男性时,取 值为1,否则为0。使用 CEO 任职时间长短表示 CEO任期(CEOtenue)。使用虚拟变量来衡量CEO 是否持有公司股权(CEOequit y),当CEO持有股权 时,取值为1,否则为0。使用虚拟变量来表示CEO 兼任情况(CEOdual),当 CEO 兼任公司董事长时, 该变量取值为1,否则为0。
      3.控制变量选择 
      基于前人研究,选取以下控制变量。①资本结 构。一般而言,债权人倾向于公司采取稳健的投资 行为,以回避风险,负债水平与研发投资负相关,采 用期末总负债与总资产之比来表示资本结构。②成长机会。采用Tobin’ Q值来测度公司成长机会(非 流通股的市值采用其面值来替代)。③现金流水平。 充足的现金流对于保持研发投资持续性具有重要的 意义,使用企业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与总 资产之比来衡量。④是否高科技企业。参照中国国 家统计局《高技术产业统计分类目录的通知》,将化 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C43)、化学纤维制造业 ( C47)、电子制造业(C5)、医疗器械制造业(C7340)、 航空航天器制造业 (C7530)、仪器仪表制造业 ( C78)、医药生物制造业(C8)和信息技术业( G)划 分为高科技行业。此外,在回归时还控制了年度。 各变量汇总如表1所示。
表1 变量定义明细表
      (二)样本与数据来源 
      选取沪、深两市2009—2012年 A 股主板披露 研发投资的公司作为初始样本,并按照以下标准对 样本进行筛选。①剔除金融、保险类行业观测值;② 剔除ST、PT 类样本;③剔除存在相关缺失数据的 样本。经过上述筛选,共得到1432个样本观测值 (由于数据披露的原因CEO教育程度与是否持股变 量缺失部分样本量)。为克服极端值不利影响,对所 有连续变量进行了上下1%的 Winsorize处理。本 研究所用研发投资的数据通过手工查询上市公司年 报获得,其他数据均来源于国泰安中国股票市场数 据库(CSMAR)。 
      (三)研究模型
       采用如下多元回归模型来验证CEO特征对公 司研发投资的影响。
      其中,表示本文所要研究的上述 CEO特征变量; 表示截距项, β 表示回归系数, ε 表示误差项, i 表示公司, t 表示时间。
      四、实证研究
      (一)描述性统计分析
       描述性统计结果见表2。研发投资占营业收入 比例均值为3.313%,研发投入相对较低。CEO年 龄平均为 48.2 岁,最小为 35 岁,最大为 63 岁。 CEO教育程度最低为大专,最高为博士,教育程度 整体较高。上市公司 CEO 以男性为主,占比达到 94.4%。CEO任期平均为3年左右,大约43.1%的 CEO持有公司股权,总经理与董事长兼任的比例达到22.9%。披露研发投资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均值 为45.2%,债务水平较为折中。现金流占总资产的 比例均值为22.7%,且各公司间存在较大差异,高 科技公司约占全体样本的37.4%。 
      (二)相关性检验 
      各变量相关性系数见表3,左下部分为Pearson 相关性系数,右上部分为Spearman等级相关系数。 CEO年龄、性别与公司研发投资显著负相关,CEO 教育程度、是否持股以及兼任董事长与研发投资显 著正相关,而CEO任期与研发投资的负相关关系不 显著。资本结构与研发投资显著负相关,而成长机 会、现金流水平以及是否高科技企业与研发投资显著正相关。
表2 描述性统计分析表
表3 各变量Pearson和Spearman相关性检验表
      (三)多元回归分析 
      基于前文模型通过多元回归分析对CEO特征 与公司研发投资间关系检验的结果如表4所示。从 该表第( 1)列可以看出,在控制其他影响公司研发投 资因素的情况下,CEO年龄对公司研发投资具有显 著的负向影响(10%的显著性水平),说明随着年龄 的增大,CEO倾向于保守与规避风险,会减少未来 收益具有很大不确定性的研发投资。从第( 2)列可 以看出,CEO教育程度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对公 司研发投资具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说明教育程度较 高的CEO更能意识到研发投资的重要价值,也具有 更强的研发决策信息获取与处理能力,进而更能抓 住研发投资机遇进行投入。从第( 3)列可以看出, CEO性别对公司研发投资的影响并不显著,说明不 同性别的CEO 在研发投资上并没有明显的差异。 从第( 4)列可以看出,CEO 任期对公司研发投资具 有显著的正向影响(10%的显著性水平),说明随着任期的延长,CEO 的管理能力与控制力增强,有利 于企业研发投资。从第( 5)列可以看出,CEO 是否 持有公司股权在1%的显著性水平上对研发投资具 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说明股权激励能够有效缓解 CEO与股东间的代理冲突,规避CEO的短视行为, 促进企业研发投资。从第( 6)列可以看出,CEO 与 董事长兼任对公司研发投资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 说明两职兼任赋予CEO更大的自主权,能够强化其 领导权威和创新自由,增加公司研发投资。 
      从表4控制变量的影响看,资本结构与公司研 发投资显著负相关,过高的负债水平制约了公司的 研发投资活动;成长机会与研发投资显著正相关,成 长机会越多的企业研发投资活动就越多。现金流水 平与公司研发投资显著正相关,现金流越充足的公 司也就越有能力进行研发投资。高科技企业的研发 投资水平显著高于普通企业。
表4 多元回归分析
      五、研究结论
      本研究以我国沪、深两市2009—2012年主板披 露研发投资数据的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从CEO年 龄、教育程度、性别、任期、是否持股以及 CEO与董 事长兼任情况等方面,深入研究了CEO特征对公司 研发投资的影响。研究结果表明:随着年龄的增大, CEO倾向于保守与规避风险,会减少研发投资; CEO教育程度的提高有利于促进企业进行研发投 资;随着任期的延长,CEO管理能力与控制力增强, 进而促进研发投资;CEO持股能够促进企业进行研 发投资;CEO与董事长兼任的公司具有相对较高的 研发投资水平,而不同性别的CEO在研发投资上并 没有明显差异。 
      上述结果表明,CEO 作为管理层的核心成员, 对公司研发投资具有显著的影响。鉴于研发投资对 于企业创新和长远发展的重要价值,在探讨企业研发投资问题时,必须给予 CEO 这一角色充分的关 注。要提升企业创新水平、促进企业长远发展,必须 选拔合适的CEO,并给予其充分的授权与激励。研 究局限性在于由于研发投资信息与CEO特征信息 披露不充分,本文仅选取了披露研发投资(研发支出 大于零)与CEO特征信息的样本,导致样本量相对 较少,存在一定的缺失值。
      参考文献
      [ 1] Koh  P  S,Reeb  D M.Missing R&D [ J].Journal   of Ac- counting and Economics,2015,60( 1):73-94. 
      [ 2] 李诗田,邱伟年.政治关联、制度环境与企业研发支出 [ J].科研管理,2015,36( 4):56-64. 
      [ 3] Hambrick  D  C,Mason  P A.Upper   echelons:The or-ganization as   a   reflection of   its   top managers[ J].Acad- emy of Management Review,1984, 9( 2):193-206.
      [ 4] Wiersema  M  F,Bird A.Or ganizational   demography   in Japanese   firms:group heterogeneit y   individual   dissimi-larit y and   top management   team turnover[ 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1993,36( 5):996-1025.
      [ 5] Driver  C,Guedes  M  J C.Research and development,cash   flow, agency and  governance:UK lar ge   companies [ J].Research Policy,2012,41( 9):1565-1577.
      [ 6] 刘振.CEO 年薪报酬、研发投资强度与公司财务绩效 [ J].科研管理,2014,35(12):129-136. 
      [ 7] 李子彪,刘磊磊,Huang weihua.高管薪酬差距对公司 绩效的影响———以CEO是否薪酬最高者的分析为例 [ J].西安财经学院学报,2016( 3):75-80. 
      [ 8] Zona F.Agency models   in different   stages of CEO ten- ure:the   effects of   stock  options   and board   independence on R&D investment[ J].Research Policy,2016,45( 2):560-575.
      [ 9] Prender gast  C,Stole L.Impetuous  youngsters   and   j ad-ed old- timers:ac quiring  a   reputation   for   learning[ 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96,104( 5):1105-1134.
      [ 10]Wiersema  M,Bantel  K A.Top management   demogra- phy and cor porate  strategic  change[ J].Academy of Management   Journal,1992,35( 1):91-121. 
      [ 11]文芳.董事长特征、债务约束与企业R&D投资[ J].证 券市场导报,2015( 9):21-26. 
      [ 12]宁静,井润田.CEO 特征、R&D强度以及外部环境关 系的实证研究[ J].科研管理,2009,30( 5):178-186.
       [ 13]Powell  M,Ansic D.Gender   differences   in risk behav-iour   in   financial   decision -making:An experimental   anal-y sis[ J].Journal   of Economic Psychology,1997,18( 6):605-628.
      [ 14]Huang J,Kisgen  D J.Gender   and cor porate   finance: Are male  executives overconfident  relative  to  female executives?[ J].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2013, 108( 3):822-839. 
      [ 15]Peng  W,Wei  K  C J.Women executives   and cor porate investment:Evidence   from the S&P 1500 [ R].Work- ing  paper,2007. 
      [ 16]林慧婷,王茂林.管理者过度自信、创新投入与企业价 值[ J].经济管理,2014,36(11):94-101. 
      [ 17]刘运国,刘雯.我国上市公司的高管任期与R&D支出 [ J].管理世界,2007( 1):128-136. 
      [ 18]苏坤.管理层股权激励、风险承担与资本配置效率[ J]. 管理科学,2015( 3):14-25.
       [ 19]陈金勇,汤湘希,孙建波.管理层持股激励与企业技术 创新[ J].软科学,2015,29( 9):29-33. 
      [ 20]Lin  C,Lin  P,Song F.Managerial   incentives,CEO char-acteristics   and cor porate   innovation   in China’ s  p rivate sector[ J].Journal   of Comparative Economics,2011,39 ( 2):176-190.
      [ 21]夏芸.管理者权力、股权激励与研发投资———基于中国 上市公司的实证分析[ J].研究与发展管理,2014,26 ( 4):12-22. 
      [ 22]薛跃,陈巧.CEO特征对R&D投入的影响[ J].华东师 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 6):129-138. 
      [ 23]Keltner D,Gruenfeld D H,Anderson C.Power, ap-p roach,and   inhibition[ J].Psychological Review,2003, 110( 2):265-284.
      [ 24]周建,许为宾,余耀东.制度环境、CEO 权力与企业战 略风格[ J].管理学报,2015,12( 6):807-813.
分享到:

免责声明:
  1、研发管理评论发布的所有资讯与文章是出于为业界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浏览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或原发布媒体所有。如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我们将在两个工作日内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敬请谅解!

延伸阅读:

RDMR-本站推荐

more

RDMR-会议活动

more

RDMR-公开课

more

RDMR-项目管理

Copyright ©2017-2019 研发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62359号-5 如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原发布媒体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

客服电话:010-89506650 89504891 非工作时间可联系:18701278071(微信) QQ在线:511524637

新闻与原创文章投稿:tougao#cpmta.com 客服邮箱:info#cpmta.com(请将#换成@)

研发管理评论——我国最大的研发管理门户网站,隶属卓橡公司

研发管理评论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