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研发投资 > 正文

产业政策与企业研发投资

2018-11-28 来源:《会计研究》 作者:中山大学现代会计与财务研究中心/管理学院 谭劲松 冯飞鹏 徐伟航 点击:
      【摘要】本文以 “十二五”( 2011-2015) 期间 A 股上市公司的样本为考察对象,实证研究了产业政策对企业研 发投资的影响。实证结果表明,产业政策能有效推动受政策支持企业进行更多研发投资,而且政府扶持力度越 大,企业研发投资的积极性越高。进一步研究显示,在那些受产业政策支持企业中,拥有更高技术人员比例和 更大经营风险的企业,在财政手段推动下,更倾向于研发投资。本文的研究提供了产业政策对企业创新活动的 正面激励的证据,对理解产业政策的作用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关键词】产业政策 补贴 研发投资 激励效应
 
      一、引言 
      产业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国家发展战略的重要体现, 也是国家意志在经济领域中的延伸。对于国家以产业政策 方式介入经济活动的有效性,不少学者持怀疑态度,如江 飞涛和李晓萍 ( 2010) 等; 有学者甚至持负面看法,认为 产业政策会导致企业的寻租、套利行为,如 Rodrik ( 2004) 、Weiss ( 2011) 、黎文靖和郑曼妮 ( 2016) 等; 或 导致企业投资效率下降、资源浪费,如黄海杰和吕长江 ( 2016) 等; 或传递出过度激进甚至错误的政策信号,会 使管理者过度自信持续膨胀,加剧对资源配置的认知偏差, 如毕晓方等 ( 2015) 等。产业政策,作为国家调整资源在 产业内与产业间配置的政策工具,传递着经济资源差异性 配置的信号,对于包括研发投资等在内的企业行为有着重 大的影响。现有文献大多在论述政府某一项具体行为 ( 如 研发资助) 对研发的激励是否有效 ( 陆国庆,2014; 解维 敏等,2009) ,在实证上尚未取得一致的结论。一种观点认 为,政府扶持有利于刺激企业 R&D 支出,即 “促进论”。 例如解维敏等 ( 2009) 的研究显示: 政府 R&D 资助与上 市公司 R&D 支出可能性显著正相关。另一种观点认为,政 府 R&D 支出可能取代企业自身的 R&D 投资,进而减少企 业的私人投资,即 “抑制论” ( 例如 Rodrik,1996) 。此 外,有不少学者认为,政府政策效果应视企业所处的不同 条件 ( 环境) 来考察其实际表现形式,不能单纯说政策好 还是不好,有效与无效,即 “条件论”,例如 Czarnitzki and Bento ( 2012) 利用比利时、德国、卢森堡、南非、西班牙 2002-2004 的社会创新调查数据发现,获得补贴的时机对 研发支出的刺激存在差异。余明桂等 ( 2016) 对产业政策、所有制与企业创新的研究表明,产业政策对创新效果 存在所有制差异,正面促进作用突出表现在民企中。而且, 信贷、税收、政府补贴机制在促进一般鼓励行业企业的技 术创新作用不显著。上述文献中,与本文最为接近的是余 明桂等 ( 2016) 的研究,但我们的研究又与之有所不同: 首先,余明桂等 ( 2016) 的研究使用 2001-2011 年的数 据,并得出了产业政策部分有效的观点,而我们的研究认 为,产业补贴推动了企业研发投资的增加,旨在为产业政 策寻找正面证据。并且,在 2001-2011 年间,中国经济经 历了由高涨向增长趋缓的历史性事件,即 2008 年的金融危 机,以及随后的“四万亿”刺激计划,产业政策执行的有 效性受到严重冲击 ( 王曦和陆荣,2009) ,难以保证产业政 策不被扭曲执行,所以我们选择金融危机后的“十二五” ( 2011-2015) 是为了更好地确定产业政策在五年规划中的导 向与执行的一致性。其次,相对于余明桂等 ( 2016) 采用政 府补贴而言,我们直接采用产业补贴变量,更具产业政策属 性。再次是我们试图揭示不同的企业特征 ( 科技人力资源状 况、经营风险不同) 条件下的产业政策效应,而余明桂等 ( 2016) 的研究将所有制类型作为重要研究视角。第四,我 们构建了一个产业政策对研发投资的理论框架,从产业政策 方向性引导、利益激励强度以及企业内部特征等方面进行研 究,为有关创新活动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视角。
      区别于现有文献,本文聚焦于产业政策对企业研发投 资的作用,探讨产业政策是否及如何影响企业研发投资, 旨在观察和思考产业政策效应。本文的贡献可能表现在以 下两个方面: 其一,本文在理论上分析了国家宏观产业政 策影响企业研发投资的传导机制,为探讨国家宏观产业政策与企业微观经营行为的互动关系提供了一个分析框架; 其二,从产业政策支持方向和力度两个角度实证检验了产 业政策引导对企业创新投入的影响,得出正面的结论,并 揭示了不同企业特征下的差异化政策效果,对政府精准施 策具有参考意义。本文的基本结论是,产业政策能有效推 动受政策支持企业进行更多研发投资,而且政府扶持力度 越大,企业研发投资的投入越积极。进一步研究显示,在 那些受产业政策支持企业中,拥有更高技术人员比例和更 大经营风险的企业,在财政手段推动下,更倾向于研发投 资。本文余下部分内容安排如下: 第二部分是文献回顾与 研究假设,第三部分是研究样本与数据,第四部分是变量 定义与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第五部分是实证分析,第 六部分是研究结论与政策含义。
       二、文献回顾与研究假设 
      当提到产业政策的理论渊源时,不得不提到德国历史 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李斯特。在他的名著 《政治经济学的 国民体系》 ( 1841) 中,他从历史的角度,比较了各国的 经济理论和政策,特别是对比了英国自由贸易和帝国主义 政策,与新兴国家美国的关税保护和扶持政策。他指出, 各个国家在经济发展不同时期应当实行不同的政策。要想 发展生产力,必须借助于国家的力量,而不能听任经济自 发地实现其转变和增长。李斯特的思想,对包括日本在内 的国家产生过深远影响。我国改革开放后,政府急需寻找 适合于转轨时期,以及确立市场经济体制后,能有效进行 经济宏观调控的政策手段。在这种强有力的政策需求推动 下,产业政策作为介于计划与市场两者之间的政策体系, 而且又因其在日本、韩国的成功应用的示范效应,正好处 于新中国建国以来采取赶超战略,以赢得发展机遇和时间 的政治与经济环境背景下,不仅是由于有强烈的政策需求, 更重要的是由于其与国家发展战略有着内在的逻辑联系 ( 赵英,2000) 。我国实现产业政策目标的手段常常是计划 调节与市场机制的混合运用。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又用到 诸如财政、金融、物资供应等多种方式的运用,以支持和 限制不同产业的发展。在广大发展中国家充满了市场失灵, 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陷阱的重要途径,就是通过政府干预 措施来协调资源配置,共同解决私人部门与公共部门生产 领域的问题。研发活动需要资源的支撑,而财务资源又在 这些资源中具有重要的地位。而在研发投资决策中,有两 个关键的影响因素: 为创新分配资源的基本动机和获得必 要融资工具的能力 ( Peneder,2008) 。由于纯粹的基于市 场资源配置的两个缺陷,可能导致私人研发支出不足: 一 是新知识有限的独占性,使它具有部分 ( 或是全部) 公共 物品属性,常常导致私人收益低于社会收益,从而导致创 新投资不足 ( Nelson,1959; Arrow,1962) 。因此,激励机 制的扭曲所导致的这种市场失灵,即便公司的实际融资能 力没有问题,理性的投资者也会少有意愿增加研发投资。 二是研发投资不足可能是资本市场不完善造成的,即使市 场激励未被扭曲的情况下,这依然削弱了企业从外部获得必要的资金以支持研发投资的能力。产业政策引导及其激 励措施 ( 例如产业补贴和税收优惠) ,能在以下方面发挥 促进研发投资的作用: 首先,产业政策能起到对研发给予 必要的政策性补偿作用。在创新领域,公共政策在各级治 理中提供利益补偿,是十分必要的。例如,有针对性的信 贷、研发补贴,或对传统产业技术更新改造的资助等。这 有助于弥合创新企业因研发活动产出具有部分 ( 或是全 部) 公共物品属性,所导致的私人收益低于社会收益之间 的差距,进而促进企业的研发投资。其次,产业政策引导, 有利导缓解信息不对称的负面影响。对产业政策的思考, 是一个探索性的过程,任何人都无法事前预知政策的结果。 经济理论为产业政策激励研发投资,提供了很好的理由。 具体的产业政策扶持措施,例如产业补贴与税收优惠,不 仅是一种引导企业调整行业内与行业间资源配置的政策手 段,而且它还向市场释放一种对不同行业资源配置倾向性 差异的经济信号; 而是否给予产业补贴、税收优惠等,更 是传递了不同行业资源倾向性差异配置的实际信号,这能 有效降低微观市场主体对政策不确定性的担忧。再次,产 业政策潜在地对资源进行差异化的配置,使受政策支持企 业获益,并有利于降低企业经营成本,对企业研发投资是 一种间接激励。由于产业政策的不同倾向,会影响到不同产 业得到资源的配置状况,涉及到利益的分配格局。产业政策 会为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提供融资上的便利 ( 陈冬华 等,2010) 。产业政策,表明了政府释放的一种经济信号, 对不同产业的支持程度显示着国家产业发展的导向。此外, 产业政策还可以降低银企间的信息不对称,更好地建立银企 信任与合作关系 ( Chen et al.,2013) ,影响企业的发展前景 与投资行为 ( 陆正飞和韩非池,2013) ,有益于企业更好地 发展。产业政策所释放的政策信号是对市场信息失灵的矫 正,政府通过选择性扶持若干重点产业作为主导产业,向市 场传递产业发展战略信息,降低银行搜寻优质信贷需求企业 的信息成本,引导资金流向具有发展潜力的企业,为技术创 新提供资金支持,并促进单个技术创新企业由“创新麻木” 状态向“共同创新”转变,从而带动企业的技术创新、产 业升级。因此,产业政策能极大地降低信息搜集成本、减少 市场信息的不对称性,降低交易成本; 能有效降低经济活动 中的事前不确定性和事后不确定性 ( 李善民等,2015) ,对 企业研发投资产生正面的影响。我们将以上所述概括为图 1 描述的产业政策激励对研发投资的影响机制传导图。 
      在图 1 中,产业政策引导 ( 支持与不支持) ,意味着 政府发出了一种产业干预的经济信号,既是一种信息披露, 又是一种正式/非正式 ( 显性/隐性) 的契约。而产业政策 引导,需要借助利益驱动手段 ( 例如产业补贴、税收优惠 等) 得以实施,以向市场释放一种确切可信的信号,从而 降低信息不对称和交易成本,引导投资者预期,并借以实 现对企业管理者的外部激励,进而激励企业管理者为形成 企业长远的竞争优势 ( Lazzarini,2015) ,增加研发投资。 因此,我们提出以下假设 H1 和 H2。
 图 1 产业政策激励对研发投资的影响机制传导图
       H1: 相对于未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受产业政策支 持的企业研发投资更多。
       H2: 在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中,产业政策支持力度 越大,企业研发投资越多。
       一般来说,产业政策支持,对不同特征的企业可能存在 激励效果的差别。科技人力资源在创新活动中发挥着重要影 响力。一方面,研发创新活动存在较高的风险或失败的概 率。科技人员作为研发创新的基础性要素 ( 劳动者) 其内 含的人力资源 ( 知识或技能等) 具有较高的无形资产价值, 并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很大的稀缺性或难以模仿、难以复制性 质 ( 例如,技术人员个人的因研发经历而形成的独特技术经 验等) 。企业有利的科技人力资源优势,是保证企业创新得 以成功的重要条件。来自欧共体 ( 2004) 和中国企业家成长 与发展专题调查报告 ( 2016) 显示,科技人力资源是进行研 发创新的重要基础,科技人力资源泉决定了一国创造适合国 内生产的新技术的能力 ( Benhabib et al.,1994) ,它对创新 活动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企业的原始创新相比 二次创新需要投入更多的研发资金和科技人才,而目前企业 缺乏的主要是研发人才,因此科技人力资源泉水平成为影响 企业原始创新活动效果的关键因素; 二是科技人力资源水平 作为企业技术吸收能力的重要决定因素,决定着企业从模仿 向创新转变的能力。因而,与那些较少科技人力资源的企业 相比,那些具有更高科技人力资源比例的企业,会更有可能 利用自身科技人力资源优势,在创新中取得成功。从而,这 些企业有更大意愿去增加研发投资。另一方面,在受产业政 策支持的企业中,由于受到国家政策的鼓励 ( 例如,信贷的 便利 ( 陈冬华等,2010; 黎文靖和李耀淘,2014) 、财政扶 助 ( 如补贴、税收优惠等) 与放松行政管制 ( 如市场准入) 等) ,有助于为创新企业提供一定程度的风险承担和缓解因 创新产出的部分公共物品属性所导致的利益激励不足问题, 使科技人力资源比例高的企业,更能显现出其在创新中的有 利地位。对具有较高科技人力资源比例的企业,进行诸如补 贴与所得税上的财政扶助,其一可以为企业创新降低财务风 险,有利于增强企业管理者对创新投入的安全感和自信心; 其二可以部分缓解创新产出具有公共物品属性所导致的利益 激励不足问题; 有利于激发企业家和科技人员的科技创新热 情,并依托自身科技人力资源优势,进行更多研发投资。基 于上述认识,我们提出假设 H3a。
      H3a: 在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中,科技人力资源比例 越高,企业研发投资越多; 而且,财政扶持促进了那些拥有 更大科技人力资源比例的企业,研发投资更多。 
      此外,因为创新投资属于高风险项目,项目成功后未来 收益也较高的长期投资,在经营风险较大情况下,企业管理 者会不会增加研发投资? 对于这一问题的回答,在学术界尚 未取得一致意见。有研究指出,经营风险与研发投资之间的 关系,极大地受企业管理者对风险承担的态度,进而对风险 项目选择的影响 ( Bertrand and Schoar,2003; Dittmar and Duchin,2016) 。例如,企业在较高的经营风险压力下,企 业对此存在着与近似损失厌恶类似的反应 ( Beshears et al., 2011) ,因此,面对研发投资这种高风险项目,企业管理者 出于投资安全考虑会存在拒绝与排斥的心理。毛其淋和许家 云 ( 2016) 的实证研究也表明企业在总体上对风险项目 ( 例如,研发投资) 并未表现出积极性。也有研究认为,管 理者经历的风险性事件的危害程度对其风险偏好的选择 ( 例 如,要不要进行研发投资) 存在重大影响 ( Bernile et al., 2017) 。经历过风险事件而没有极端负面影响的 CEO 会使企 业表现得更为乐于承担风险从而愿意增加风险项目投资 ( 例 如,研发投资) ,而那些遭遇过严重损失的 CEO 则更为保 守。然而,当企业受到产业政策支持时 ( 即在 ip=1 的样本 中) ,如果企业研发创新成功,管理者将获得奖励和晋升, 企业也会在市场上树立良好形象; 如果研发投资失败,管理 者可以找到失败的借口,因为研发成功存在固有风险 ( Firth et al.,2012) 。同时,企业管理者在面对较高经营风险环境 下,受到政策支持 ( ip=1) 意味着某种程度的保护和鼓励, 进行创新投资也是企业管理者为股东未来创造财富的重要选 择。并且,过去的风险 ( 我们用的是上期风险 risk_1) 会为 管理者提供了一次学习机会,对防范和化解未来风险有重要 积极作用。因此,在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 ( ip = 1) 中, ( 上期) 经营风险升高会刺激企业增加 ( 本期) 研发投资。 对那些处于更高经营风险中的企业给予政策扶持,可以改变 企业管理者由于不同利益偏好、不同风险意识等决定的风险 态度。现有研究表明,来自政府的支持可能会在如下两方面 对企业的投资决策产生重要的影响: 一是政府的支持 ( 例如 产业补贴、所得税优惠等) 能够提高企业资金拥有量,并影 响企业对风险性投资项目的安排; 二是政府支持有助于企业 给投资者树立一种良好的政企关系形象和市场声誉,并影响 企业管理者的信心和情绪,那些受到产业政策支持企业的经 营者往往较非受支持企业的经营者有更高的安全感和自信 心,而企业经营者心理状态的变动会对投资风险的判断、识 别和选择产生重大影响 ( Tversky,1979; 蔡卫星等,2013) 。 政府对经营风险高、面临市场压力大的企业进行财政扶助 ( 例如产业补贴) 等,可以部分缓解企业在创新中面临的创 新不确定性高、研发投资回报周期长的不利影响,有利于减 少企业管理者对创新的排斥,乃至恐惧心理,从而增强企业 的研发投资意愿,对诱导这些企业为自身的生存与长远发展 在技术创新上加大投资力度、扭转在市场生存中的不利局面具有重要意义。所以,对于那些具有较高经营风险特征的企 业,政策扶持对企业增加研发投资具有重要正面影响。基于 上述认识,我们提出如下假设 H3b。 
      H3b: 在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中,经营风险高有激 发企业增加研发投资的趋势; 而且,财政扶持有助于促进 那些在更高经营风险压力下的企业,进行更多研发投资。 
      三、研究样本与数据
       ( 一) 样本时间区间选择及其理由 
      我们选择 “十二五”( 2011-2015) 作为研究的时间区 间。之所以做这种选择,是鉴于在 “十一五” ( 2006- 2010) 期间,遇到了 2008 年全球性的金融危机,全球经济 遭遇了史上罕见的冲击,并影响到中国企业的出口和国内 经济出现下滑态势,中国政府为了稳增长 ( 即所谓的保八 ( 8%) ) ,在 2008-2010 年底约投资 4 万亿元。 “四万亿” 破坏了 “十一五” ( 2006-2010) 规划中 “调结构、促转 型”的目标、失去了经济结构调整的良机 ( 王曦和陆荣, 2009) ,所以我们不将其纳入考察时间区间,是为了更好地 确定产业政策在五年规划中的导向与执行的一致性。
       ( 二) 数据选取及处理 
      为了考察产业政策及其财政手段 ( 产业补贴) 对企业研发投资的影响,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对上市公司 的行业分类标准,我们采集了 “十二五” ( 2011-2015) 期 间在沪深证券交易所上市的所有 A 股上市公司的数据。其 中的数据来源于 CSMAR 和 WIND 数据库的联合支持。为了 降低极端值对统计结果产生的不利影响,在数据的处理上, 我们对研究中所涉及的连续型变量,采用了在 1%和 99%分 位数上的极端值 winsorize 调整。考虑到研究结果的稳健性, 按照惯例,我们删除了 ( 1) 金融类公司,以及 ST、PT 企 业和股东权益为0 或小于0 的公司; ( 2) 剔除了IPO 当年公 司数据; ( 3) 剔除样本期间内,财务数据不全或缺失的公 司,最终共获得4361 个上市公司的公司年度样本观测值。
       四、变量定义与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 一) 主要变量定义 
      本文研究的是产业政策及其财政手段 ( 例如补贴、税 收优惠等) 对企业研发投资的作用。我们借鉴了陈冬华等 ( 2010) 、周亚虹等 ( 2012; 2015) 、黎文靖等 ( 2014; 2016) 的做法,设置以下变量,见表 1。我们也考虑了行 业、年份作为虚拟变量,并鉴于当期研发投资活动会受到 上期研发投资水平的影响,所以,我们在回归方程中,加 入了滞后一期研发投资水平作为控制变量。
表 1 变量描述、符号及定义
      ( 二) 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我们考察的样本期间是 “十二五” ( 2011-2015 年) , 共 4361 个上市公司年度样本观测值。表 2 给出了主要考察变量的样本容量,均值,标准差,中值,最大值与最小值、 极差的基本统计指标。 
表 2 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
      在研发资产投资 ( RD) 方面,全样本研发投资均值为 4. 172,极差为 25. 28,这表明在“十二五”上市公司研发 投资处于较高态势,且上市公司间研发投资具有较大差异。 同时,全样本的产业政策支持均值为 0. 643,即表明平均 而言有 64. 3%的公司所处的行业被产业政策所支持,这说 明在 “十二五”期间,产业政策是中央政府宏观调控的一 种常用工具。
      在产业补贴 ( subss) 上,全样本中,二者的均值、中 位数分别为 1. 399,0. 710。极差为 10. 79。因此,对于政 府上市公司的补贴程度存在差异。若从纵向比较,企业的 研发投资 ( RD) 均值 4. 172 远比产业补贴 ( 1. 399) 大。 这在侧面反映了政策激励的正面作用的关联性。
 而对于研发人力资源状况占比 ( techni) 均值为 20. 18%。即在企业员工总人数中,约有 1/5 为技术人员。 对于企业的经营风险 ( risk) 而言,其均值为 0. 172,即其 变化幅度相对于销售收入在+ - 17. 2 ( %) 之间,总体波动在 适度范围内。
       五、实证分析
       ( 一) 模型设计 
      本文研究的产业政策与企业研发投资的关系,体现为 两个方面: 一是产业政策支持与不支持 ( ip = 1 或 0) 的 方向性引导 ( 或政府对产业发展方向的一种态度) 与企 业研发投资的关系; 二是产业政策支持的力度 ( 如以产业补贴多少表示的财政刺激手段的强度) 与企业研发投 资的关系。在此基础上,本文再试图考察不同企业特征 ( 例如科技人员比例、经营风险程度等) 下产业政策对企 业研发投资的影响程度是否存在差异。首先,检验产业政 策方向性引导 ( 支持与不支持,ip = 1 或 0) 的有效性。 故建立以下模型 ( 1) ,并考察核心变量 ip 的系数 a1 是否 为正,以回答假设 H1 所提出的问题,即: 与未受产业政 策支持的企业相比,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有更多的研发 投资。 
      RD=a0+a1ip+CV+e ( 1)
      其次,检验在产业政策支持 ( ip = 1) 企业中,作为 产业政策的重要经济刺激形式的财政手段 ( 产业补贴) , 对促进研发投资作用是否具有积极性? 即是否财政补贴力 度越大,企业研发投资的积极性越强? 所以,我们构建模 型 ( 2) 检验经济利益激励 ( 产业补贴) 手段的效果是否 依然显著,看产业政策在促进企业研发投资中的积极 作用。 
      RD=b0+b1subss_ 1+CV+e( 2)
      模型 ( 2) 的被解释变量为RD,核心解释变量为subss _ 1,并预期相应系数 b1>0。在上述假设 H1、H2 所研究的 问题均得到肯定回答后,我们再单独考察那些受产业政策 支持的企业样本中 ( ip= 1) ,财政手段 ( 产业补贴) 激励 在不同企业特征下 ( 技术人员比例; 公司经营风险) 是否有不同的效果。于是我们建立以下模型 ( 3) - ( 6) : 即对 以下模型 ( 4) 、( 6) 进一步做子样本 ( ip= 1 条件下) 检 验,以更为深入地揭示产业政策的积极效果。
      RD=a0+a1techni_1+CV+e ( 3)
      RD=b0+b1 techni_1+b2subss_1+b3techni_1* subss_1 +CV+e ( 4) 
      RD=a0+a1risk_1+CV+e ( 5) 
      RD=b0+b1risk_1+b2subss_1+b3risk_1* subss_1+CV+e ( 6)
       模型 ( 4) 、( 6) 的被解释变量为 RD,核心解释变量 为交互项 techni_1* subss_1,risk_1* subss_1。我们预期各交 互项的系数 b3>0,在那些受产业政策支持企业中,拥有更 高技术人员比例和经营风险的企业,在财政手段推动下, 更倾向于研发投资。即检验假设 H3。
      为了降低人们过于将目光紧盯企业的寻租、套利行为 的嫌疑,与现有文献大多采用总投入的衡量方式不同的是, 在本文所涉回归方程中,若没特别指出,我们均采用追加 投入来衡量企业自身的 R&D 支出 ( 即企业 R&D 支出总额 -政府的补贴额) 。此外,为节省文章篇幅,我们在回归结 果输出表中只保留回归方程的核心变量,其他变量作为控 制变量,未予以列示。
       ( 二) 实证检验
       我们对以上模型 ( 1) - ( 6) 检验结果或分组回归的统 计结论,分别呈现于表3 panel A-panel C。在表 3 中,企业 特征指标 ( techni,risk) 高低的标准,我们参照 Seru ( 2014) 、Aghion ( 2014) 的方法,以各特征指标数值大于中 位数为高值组,反之,为低值组。H,代表高值组; L 代表 低值组 ( 本文中均作如是处理) 。
表 3 产业政策对研发投资的影响
      在表 3 panel A 中第 ( 1) 列,研发投资 ( RD) 对产业 政策 ( ip) 的回归系数显著为正,即证实了假设 H1,即相 对于未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研 发投资更多。在加入财政手段 ( 产业补贴) 之后,在表 3 panel A 第 ( 2) 列,subss_1的系数也显著为正。即统计结 果支持假设 H2: 在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中,产业政策支 持力度越大,企业研发投资越多。在产业政策支持 ( ip = 1) 的企业样本中,基于企业特征变量 ( 技术人员比例、 经营风险) 的回归结果,列示于表 3 panel B、panel C 中。 在表3 panel B 中第 ( 1) 列中,techni_1的系数均显著为正,这表明,技术人员比例的企业特征强化了有促进受支持企 业研发投资的激励作用。并且在表 3 panel B 第 ( 2) 、( 3) 列中,当技术人员比例由较低变为较高的情况下,subss_1 的系数由小变大 ( 0. 0324<0. 235) ,由不显著变为显著。 这说明,随着技术人力资源比例的提高,企业研发支出对 财政扶持的敏感性增强了。在表 3 panel B 第 ( 4) 列中, 我们按产业补贴与企业特征变量 ( 技术人员比例) 的交互 项做回归,techni_1 * subss_1的系数显著为正 ( 0. 00543) 。 这表明,技术人员比例更高的企业中,在财政手段激励下 有更多的研发支出。以上结果,证实了我们前文的假设H3a: 在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业中,科技人力资源比例越 高,企业研发投资越多; 而且,财政扶持促进了那些拥有 更大科技人力资源比例的企业,研发投资更多。上述结果, 同样也表现在企业经营风险特征之中 ( 见表 3 panel C) 。 以上结果实证了前文的假设 H3b: 在受产业政策支持的企 业中,经营风险高有激发企业增加研发投资的趋势; 而且, 财政扶持有助于促进那些在更高经营风险压力下的企业, 进行更多研发投资。
       ( 三) 稳健性及内生性检验 
      为了降低企业研发投资中行业技术水平特征因素的内 生性影响,在稳健性检验中,我们删去了高新技术企业样 本,只单独考察非高新技术行业企业的样本情况。并在此 基础上,我们基于产业扶持在缓解创新活动利益激励不足、 融资约束的理论前提下,参考 Butler et al. ( 2011) 、Kostovetsky ( 2015) 、毛其淋 ( 2016) 的方法,对非高新技术 企业样本,分别在以资产收益率 ( ROA) 和信贷融资 ( loan) 的第一个十分位、五分位、四分位数区间样本对研 发投资回归方程做稳健性检验。此外,我们也参考了 Aghion ( 2012) 、宋凌云等 ( 2013) 的做法,并结合本文研 究的实际,采用 [( 国家法定基本所得税税率-企业实际执 行所得税税率) * 税前利润] /企业营业收入来衡量所得税 优惠 ( taxpres) 。 ③ 因此,我们用以上指标代替产业补贴 ( subss) 重新对上述模型,进行替代性检验。上述统计结 果,限于篇幅未予以列示。 ④ 经过上述替代性检验显示, 产业政策扶持对研发投资的正向影响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 化。以上稳健性检验证实了,我们通过分组和回归分析得 到的研究结论是稳定的。 
      六、结论与政策含义 
      本文以 “十二五” ( 2011-2015) 期间 A 股上市公司 的样本为考察对象,实证研究了产业政策引导及其产业补 贴手段对企业研发投资的影响。总结前文的实证结果,我 们不难发现以下结论: 实证结果表明,产业政策引导和财 政扶持能促进产业政策支持企业的研发投资增加。进一步 研究显示,拥有更高技术人员比例和经营风险的企业,在 产业政策激励下,更倾向于研发投资。我们的研究结论揭 示了产业政策通过利益激励机制引导企业研发投资,起到 了显著的正面促进效果,并且对于不同企业特征下,产 业政策效应会有所不同。就企业具体特征而言,加强研 发人力资源 ( 技术人员) 建设并积极应对市场压力 ( 经营风险) ,对企业创新活动的开展具有重要推动作 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研发人力资源 ( 技术人员) 和 应对市场压力的威胁,对企业创新活动的开展起到了强 化作用。
      主要参考文献 
      毕晓方,张俊民,李海英. 2015. 产业政策、管理者过 度自信与企业流动性风险. 会计研究,3: 57~64 
      黄海杰,吕长江. 2016. “四万亿”投资政策对企业投 资效率的影响. 会计研究,2: 51~58 
      黎文靖,郑曼妮. 2016. 实质性创新还是策略性创 新? ———宏观产业政策对微观企业创新的影响. 经济研究, 4: 60~73 
      宋凌云,王贤彬. 2013. 重点产业政策、资源重置与产 业生产率. 管理世界,12: 63~77 
      解维敏,唐清泉,陆姗姗. 2009. 政府 R&D 资助、企 业 R&D 支出与自主创新———来自中国上市公司的经验证 据. 金融研究,6: 86~99 
      余明桂,范蕊,钟慧洁. 2016. 中国产业政策与企业技 术创新. 中国工业经济,12: 5~22 
      周亚虹,蒲余路,陈诗一,方芳. 2015. 政府扶持与新 型产业发展———以新能源为例. 经济研究,6: 147~161 
      Butler,W., J. Cornaggia, G. Grullon, and J. P. Weston. 2011. Corporate Financing Decisions, Managerial Market Timing,and Real Investment.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101 ( 3) : 666~683 
      Arrow,K. J. 1962. Economic Welfare and the Allocation of Resources for Invention. In: Nelson,R. R. ( Ed.) The Rate and Direction of Incentive Activit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Princeton
      Bond,S.,and C. Meghir. 1994. Dynamic Investment Models and the Firm's Financial Policy. 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61 ( 2) : 197~222 
      Chen,D.,Z. Li.,and F. Xin. 2013. Five-Year Plans China Finance and Their Consequences. Working Paper, Nanjing University 
      Czarnitzki,D.,and C. L. Bento. 2012. Evaluation of Public R&D Policies: A Cross-country Comparison. World Review of Science,Technology and Sustainable Development,9 ( 2) : 254~282 
      Rodrik,D. 2004. Industrial Policy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UNIDO 
      Kahnema,D.,and A. Tversky. 1979. Prospect Theory: Analysis of Decision under Risk. Econometrica,47 ( 2): 263~291
      Peneder,M. 2008. The Problem of Private Under-investment in Innovation: A Policy Mind Map. Technovation,28 ( 8) : 518~530(本文于2017年发表于《会计研究》)
 
分享到:

免责声明:
  1、研发管理评论发布的所有资讯与文章是出于为业界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浏览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2、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或原发布媒体所有。如文章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我们将在两个工作日内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敬请谅解!

延伸阅读:

RDMR-本站推荐

more

RDMR-会议活动

more

RDMR-公开课

more

RDMR-项目管理

Copyright ©2017-2019 研发管理评论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62359号-5 如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原作者和原发布媒体

本着互联网分享精神,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其他网站和媒体,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本站进行删除或修改处理

客服电话:010-89506650 89504891 非工作时间可联系:18701278071(微信) QQ在线:511524637

新闻与原创文章投稿:tougao#cpmta.com 客服邮箱:info#cpmta.com(请将#换成@)

研发管理评论——我国最大的研发管理门户网站,隶属卓橡公司

研发管理评论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

PMO大会官方微信